悼念母亲
  作者:郭志勇  时间:2020-10-23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前不久在昆明出差时,惊闻母亲病危消息,一霎时,归心似箭,心如刀绞。

出事以后的好多天,自己都始终觉得精神恍恍惚惚,时常在梦中惊醒。

原来,作为一个成年人,无论再怎么提醒自己假装坚强,都始终不敢触及内心的那份柔软。

始终忘不了,忘不了母亲的柔弱。有句话说的特别好,“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”。母亲个子小、身体弱,却一次次在脚下的黄土里挥洒汗水、收获金黄。家里地多,母亲基本一个人从春种忙到秋收,任劳任怨;农闲时节,每到山桃和药材成熟时,她又是一个人、一壶水,一袋干粮,一越就是好几个山头,山桃树下一呆就是一天;有时一个人拾满柴火,两双手,一个平车,推回家已是月上梢头;家里接东房修西房时,她既兼职小工、又给我们做饭;即使是之前因病在家康复训练期间,也是一个人倔强地重复着抬腿、下腰、数步,一次次展现农村妇女的拼劲。 

始终忘不了,忘不了母亲的小气。记忆里母亲经常做的事,有时是把新买的衣服,年后就整整齐齐叠起放好,几件衣服就度过了结婚32年来的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;有时是走亲戚的水果、牛奶、点心,放到过期变质都舍不得吃的日常细节;有时是碗里常年汤面、干面里都飘不起几朵油花的省吃俭用。我也还清醒地记得,自己迄今为止吃过最甜的糖,就是小时候母亲过年串门兜里一颗专门揣了大半天后,微微有些融化的奶糖。相比小气,母亲更是大方的,嘴里、身上抠下的一分一毛,都投入到我们兄妹三人一前一后的学校教育中;自己吃穿用度极限压缩,却殷勤叮嘱子女吃饱穿暖、不够就说。

始终忘不了,忘不了母亲的执着。母亲喜欢唱跳,每次报名村里的秧歌队,遇到学不会的动作,天天就在家里跟着自己哼的曲调,反复练习;母亲喜欢聊天,因为耳朵不好,经常不能及时给予回应,却在私底下一次次追问我们,直到最后搞懂弄通;母亲虽然游戏慢,但是肯钻研,一针一线、一勾一挑墩的一摞摞鞋垫和门帘,见证着慈母手中的绵绵情意和美好愿望。

始终忘不了,忘不了母亲的苦难。母亲过去吃过太多的苦,却独独没有享受到即将到来的甜。母亲啊,即将动工的房屋改造,您再也无法看到以后的新颜新貌;两个小子即将操办的婚事,您再也无法亲身参与;姑娘去年才添的大胖小子,您再也听不到一声“姥姥”的深情呼唤!母亲啊,可是您又是幸运的,现在爸爸身体康健、勤谨如常;儿女学业有成、事业起步、感情和睦;您走的那天,高朋满座,同心相送、万古同悲!

回首过去,满满都是回忆,满满都是温情,满满都是怀念,满满都是感激。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,莫过于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在”。对于母亲,我们有太多太多的遗憾、太多太多的不舍、太多太多的追悔莫及。但还是想请您能原谅我这不孝的儿子,今后我和弟妹们一定和和睦睦、一定把爸和其他亲人照顾好、一定和您一样,用真诚善良、奉献坚强,扎根在家乡的山山水水、枝枝叶叶中。

Produced By 苹果网络 苹果版通苹果系统
yzc88亚洲城必威体育苹果app优发国际顶级在线平台